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莲幽梦

一莲幽梦

 
 
 

日志

 
 

老照片的故事(一)  

2012-11-14 14:10:04|  分类: 青春年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11月14日 - 一莲幽梦 - 一莲幽梦

 

几天前,突然发现咱连北京老知青效评大哥博客上的头像换上了一张北大荒时的老照片,只是头像太小,看得不太清晰。于是在博客上给他留言:好怀旧的老照片!

“相册里还有几张,可来一看。”

效评大哥回复。

在效评大哥相册里,果真看到了几张弥足珍贵的老照片。那些老照片穿越40多年的时光隧道,展现在我的眼前。每张老照片的后面都藏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每张老照片都唤起我久远的、深埋在心底的记忆。

这张照片上的“男主角”,就是效评大哥。主人翁颌首远眺,眼镜无法遮挡那深邃的目光。目光里蕴藏着几分智慧;几分遐思;几分迷茫;几分无奈,身上的军棉袄脏了吧唧,袖口、衣襟、衣肘等处绽放着“花朵”,身后是一片荒凉的黑土地。

在我的记忆里,那时在北大荒,北京男知青,尤其是北京老三届知青,到了冬天基本上是这样的“光辉形象”:头戴一顶狗皮帽,身穿一件破棉袄,腰系一根破草绳,脚蹬一双棉胶鞋。纽扣掉了,用铁丝穿起来。衣服破了就任其开“天窗”透气,顶多是粘上一块狗皮膏,脏了放在太阳地下晒一晒接着再穿,很少见他们在井台洗衣服的身影。跳蚤、虱子躲在衣服里安享口福,大快朵颐。

几十年后,在北京和昔日的战友相聚,只见一个个穿得山青水绿,尤其是效评大哥,皮肤白皙,衣着整洁,鼻梁上着“噶梁”(沪语:眼镜),透着浓浓的书卷气,找不到一丝丝当年“头戴一顶狗皮帽,身穿一件破棉袄,腰系一根破草绳,脚蹬一双棉胶鞋”的寒酸样。

效评大哥给我讲了那件破棉袄背后感人的故事。

那件棉袄是从八团来到六十团时发的,一个冬天裹在身上,外面也没有罩外套,脏了吧唧还不说,到了初春的时候,袖口、衣襟、衣肘等多处露出破绽。何副连长的家属赵姐和司务长老唐的家属等几个搬来自家的缝纫机,成立了缝补小组,专门为知青拆洗、缝补棉衣、棉裤。我拿着破烂不堪的棉袄递给了赵姐。

“都破成这样了,不知还能不能补好?”

我心存疑惑。

“放这儿,过几天来拿。”

赵姐二话没说,爽快地收下了露着哩哩啦啦破棉絮的棉袄。

几天后,我取回了清洗、缝补后的棉袄,顿时眼前一亮。所破之处全部用同色的布料补缝好,原来只剩下面子和夹里的部位都续上了厚厚的棉花,袖口、领口、前襟上的污垢竟然没留下半点痕迹。那一刻,我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温暖”。当时,赵姐只收了我两毛钱。

“这怎么行?连布料、棉花钱都够不上啊!”

我执意要赵姐收下伍毛钱,却被她断然拒绝。

有了这个缝纫小组,将来洗洗补补就不在话下了,我暗暗窃喜。然而好景不长,这样一个为知青做好事、不赚钱的缝纫小组,没几天便悄无声息地关门了。为什么?我百思不得其解,上门找何副连长理论。

“没办法,有人反映,说这是‘资本主义的尾巴’,不能再搞了。”

老何无可奈何地摆摆手。

一件破棉袄,在那个冬天给我遮风、挡雨、御寒,留下青春的回忆。

效评大哥百感交集如是说。


老照片的故事(一) - 一莲幽梦 - 一莲幽梦

 今年9月2日兄弟连举行龙年祝寿活动,

效评大哥代表北京老知青赠送花篮、对联前来祝贺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