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莲幽梦

一莲幽梦

 
 
 

日志

 
 

老照片的故事(二)  

2012-11-16 10:21:15|  分类: 青春年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照片的故事(二) - 一莲幽梦 - 一莲幽梦

 

上面这张老照片,摄于40多年前。一盏昏暗的煤油灯下,两个下棋人神情专注,一个手燃香烟,眼盯棋盘;另一个手执棋子,托腮沉思。伐木时的鼎沸、田间劳作的喧嚣在那一刻融化在静谧之中,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照片是效评大哥手持135相机抓拍的。那年头相机可是奢侈品,数码相机还没有诞生,拍摄后的照片只能等冲出胶卷后方能知晓拍摄效果。在光线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曝光掌握得相当准确,人物神态捕捉得淋漓尽致,足见其摄影技术非同一般。
琴棋书画,是中国古代四大艺术,源远流长,琴棋书画之棋,指的就是围棋。在下乡的知青中,会下围棋的当属凤毛麟角。片中两位主人翁,便是当年咱连响当当的“秀才”,他们先后调去团部当了老师。那首脍炙人口的《伐木歌》的歌词便出自片中居左位置的老戴。而居右位置的那位,是如今依然活跃在新闻战线上的无冕之王北原。

看着片中煤油灯上那幽幽的火苗,记忆的闸门徐徐打开。那时,每个知青炕头的上方,都悬挂着一盏自制的煤油灯。我的煤油灯是用一个原先装辣酱的玻璃瓶改制的。在瓶盖上钻上一个小孔,镶上一根两寸来长铁皮卷起来的细管,在管中穿入搓好的棉纱线,瓶中灌入柴油,旋紧瓶盖,一盏“纯手工”煤油灯就大功告成了。

在煤油灯下,躲在蚊帐里,我偷偷地看过不可外传的“手抄本”。在煤油灯下,读着远方亲人的家书,思念之情不由泉涌,泪水滴滴答答打湿信纸。在煤油灯下,我捏着纤细的绣花针,一针针、一线线绣着绽放的牡丹,盛开的睡莲,嬉水的鸳鸯。直至上下眼皮打架了,“扑哧”一吹,灯灭了,安然入眠。第二天早上醒来,但见美女们鼻子底下都被油烟熏得涂上一层黑黑的“唇彩”。日复一日,我习惯了入眠前的那“扑哧”一吹。

第一次回家探亲,妈妈细细地打量着我,心疼地说:“眼睛怎么变小了?”我知道,那是在煤油灯下眯缝着眼睛留下的后遗症。那天晚上和妈妈聊到了很晚,报喜不报忧。要睡觉了,我对着灯泡“扑哧”一下,咦,咋还是这么亮啊?哎呦,我竟然将灯泡当成煤油灯啦!

许多年后,我分到了新房。同事要送我礼物。“就送我一盏煤油灯吧。”于是,在我家的装饰橱里,存放了一盏煤油灯。看到它,我就会想起当年提着煤油灯在畜牧打夜班的情形。

煤油灯,承载着青春的印记,留下永恒的回忆。

老照片的故事(二) - 一莲幽梦 - 一莲幽梦

 尔临大姐提议我附上两位“秀才”的近照,老戴的没有找到,居右位置的便是四十多年后的北原。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