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莲幽梦

一莲幽梦

 
 
 

日志

 
 

同学少年(二)  

2012-11-08 13:16:22|  分类: 青春年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学少年(二) - 一莲幽梦 - 一莲幽梦
 

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个头往上窜了窜,坐到了教室第三排的位置,身后坐着的是一名叫张大喜的男同学。大喜因特别不愿意说话而得一绰号叫“闷鸽子”。

大喜不爱说话事出有因。原因之一,他从小在苏北老家由奶奶领养,直到上学的年龄才来到上海父母家中。刚来的时候他根本听不懂上海话,也不会说普通话,而是一口地道的“苏北”话。直到四年级了,他的上海话依然带着浓浓的苏北口音。就连普通话也串着苏北味。而上海人骨子里有点歧视“苏北人”,大喜心知肚明,所以上课从不举手发言,下课也是独来独往。原因之二,他说起话来常常打隔楞,结巴得不是一眼眼。特别是着急的时候,一个“我”字会在嗓子眼里憋半天。“里应外合”,大喜就成了同学眼中的“闷鸽子”。

对于大喜的“闷鸽子”腔调,同学们早就见怪不怪了。可偏偏班主任刘老师常常要和他过不去,她要充分调动每一个同学的学习积极性。越是不举手发言的,越要点名起立,而像我这等每每将手举得高高的却视而不见。那天是语文课,教完了课文中的生字,刘老师开始点名同学起来朗读课文。

“张大喜,请你将这篇课文朗读一遍。”

我忍不住回头张望,只见大喜磨磨蹭蹭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小脸憋得通红,捧着课本的双手娑娑发抖。课堂里一片寂静,只等着大喜开口发声。

“我·······,可··以··唱··唱一遍吗?”

“闷鸽子”大喜终于开口了,而且是“唱”课文,真是出其不意。

“当然可以。”

刘老师恐怕也是第一次听同学“唱”课文,欣然应允。

“树老根多,人老话多,莫闲我老汉说话嗦,杨杨柳青啊啊;

你财大气粗腰杆壮,又有骡马又有羊,杨杨柳青啊啊;

入社好像吃了亏,穷人占了你的光,杨杨柳青啊啊;

你手拍胸膛想一想,难道人心喂了狼,杨杨柳青啊啊······”

还没等大喜将课文唱完,全班同学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再看讲台上的刘老师,弯着腰、捂着肚子,连眼泪都笑得溢出来了。大喜居然即兴将课文改编为杨柳青小调,用纯正的苏北话吟唱了起来,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一个隔楞都没打。后来我们才知道,大喜的奶奶是在草台班子里唱戏的,耳濡目染,大喜唱起杨柳青也是信手拈来。打那以后,大喜的“唱”课文成了我们语文课的保留节目。

放暑假了,假期间返校,身后的座位却空着,没有见到大喜。

“大喜住院了。是被滚烫的开水烫伤的。”

住在大喜隔壁的同学小玉告诉我。

几天前,大喜在家里洗澡,他在澡盆子里放好了冷水,脱光了衣服,然后去拿搁板上的热水瓶,搁板太高,他一下子没有够着,却打翻了热水瓶,一瓶滚烫的开水浇在他裸露的胸口上。一声惨叫,大喜跌倒在澡盆里。妈妈闻讯赶来,连忙用土办法将酱油涂抹在烫伤部位,爸爸抱着大喜去了附近的医院。

又过了几天,小玉急急赶来我家。

“大喜死了!伤口感染,高烧不退,然后就翻白眼了。”

我和小玉抱在一起泪水涟涟。

从此,课堂上再也听不到大喜“唱”的课文了。从此,只要一听到“杨柳青”小调,我都会想起那个朴实、腼腆的小男生。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